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现实中的“重案组”是啥样?让重庆这位“缉枪先锋”来告诉你

2019-10-06 16:18  来源:重庆长安网  责任编辑:郭莎莎
字号  分享至:

在破案题材的电视剧中,《重案六组》和《刑事侦缉档案》系列都堪称经典,而其中唱主角的都是“重案组”,他们侦破案件时足智多谋,打击犯罪时神勇威风,构建了许多观众心中的刑警标准像。

近日,重庆九龙坡区警方在市公安局指导下,经缜密侦查,一举打掉一个跨省网络制贩枪犯罪团伙,抓获以张某为首的14名团伙成员,缴获各类枪支15支。这次行动正是由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重案大队负责,现实中的“重案组”是什么样子?记者也采访了该大队的民警史仲春,一个真实的重案刑警。

刑侦都是威武干探?数学系高材生亦能是骨干

如果把警服换成格子衬衫,要说眼前的史仲春是一名程序员,恐怕也没人会怀疑,这和刑警威武干探的形象或许有所反差。

可事实上在许多时候,技术的进步早就让刑警与犯罪分子的周旋像一场数据和情报的作战,作为数学专业的研究生,一颗最强大脑往往能捕捉住强有力的警惕。

2016年10月,九龙坡区某加气站的便利店遭到抢劫。尽管100多元现金数额不大,但视频中嫌疑人手中挥舞的一个“疑似枪支”的东西引发了民警的关注。

口罩、头巾、帽子一遮,监控下的嫌疑人外形很难有参考性,但史仲春敏锐地发现了两个细节:进入便利店时的高度和离开时走路的身形,经过进行侦查实验的复盘,初步判断嫌疑人为25至40岁的男性,身高不到160公分,下肢可能存在残疾。照着这个线索进行排查,把九龙坡、江津、巴南、沙坪坝数千名基本符合条件的人员进行了对比,却是毫无斩获。

后期的调查显示,这样的排查其实是陷入了误区,因为嫌疑人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系刻意伪装。“所幸我们的技术手段先进,让数据多跑路,在电脑上就能完成筛查,并没有耗费太多精力。”史仲春转而把注意力放在嫌疑人遗失在现场的一套衣物上。“因为有点奇装异服的感觉,所以我判断应该不是在附近实体店中购买,而是网购。”通过识图比对等技术手段,民警找到了电商平台的卖家,并从其唯一发往重庆的订单中,锁定了嫌疑人崔某。事后查证,崔某实施犯罪时手中所持的,是一把玩具枪。

你看到抓捕时的威风不曾想取证更加艰辛

打击枪爆,只是重案大队工作中的一部分,此外还要处理强奸、抢劫等重大案件,甚至一起看似“交通肇事”的案件,都可能属于重案大队的范畴。

2015年6月,付某与一干河北老乡在白市驿唱歌后,驾车撞向同伴,造成一死一重伤。对此付某坚称是没分清刹车与油门,看上去属于交通肇事。但民警了解到,死者曾在聚会中向他人谈起付某欠自己几千元未归还,驳了付某面子,双方发生过争执。重案大队介入后,经过研判,必须取得强有力的证据,才能判断是交通肇事还是故意杀人。

史仲春去到了付某的河北老家调查取证,本以为会掌握一些关于其平日作为的线索,奈何到了其老家村上却处处碰壁。史仲春联系当地派出所得知,付某在老家时就常参与打架斗殴,经此判断,很可能是付某在村上嚣张惯了,村民害怕打击报复,因此才不愿多说。虽说起诉时间将至,但史仲春也得沉下心来,在当地派出所的配合下挨家挨户地做工作。

从河北离开后,史仲春没有马上回到重庆,而是去到北京的某汽车品牌总部,调取付某的驾车数据,回到重庆后再比对监控录像,对各个点位的速度进行检测,最终综合判定其为故意撞人。

“和我之前了解的刑侦不太一样。”那时候的史仲春刚进入重案大队一年,以往他和我们中的许多人一样,都是通过银幕了解警察工作,“都看到警察抓捕不法分子时的威风八面,可实际上真的当了刑警才发现,更多时候都是在做一些很具体的工作,比如这个案件中的取证,就花费了大量的时间。”

辛苦吗?当然!但成就感大过辛苦

“夸张了,夸张了。”史仲春说的是一些反映刑警的电视剧中,把刑警工作描述得辛苦异常,长期待在一线无法回家的情况。像是先前介绍的付某故意撞人致死案,在取证中的确需要花费数日去到外地出差,但绝不至于因为出场差回家后“孩子都不认识父亲了”这种极端场面。

回想5年的重案生涯,史仲春最长一次办案出差也就3周时间,“其实各个行业都可能,一些白领也可能去学习、培训个把月的吧?”

在史仲春看来,作为刑警当然辛苦,有时工作顺利就会快一些结束,有时候又难免在工作是从上有些不确定性。“总的来说就是一个职业,虽然有一定的特殊性,但完全没有自己从警前想象中那么神秘。”

从警9年,史仲春当过2年交巡警,当过2年便衣,虽然在那些岗位也能感受到自己守护人民安全的神圣感,但对警察职业更深的理解,还是在来到重案大队后。“辛苦是辛苦,但在打击犯罪之后,取得的成就感是绝对大于辛苦的。”

刑警充满危险?行动时想不了这么多

还是在影视作品中,人们总能看到刑警孤身涉险,各种千钧一发的镜头让观众捏一把汗。真实的情况如何?史仲春笑了,影视作品更多是为了反映戏剧冲突,选取的总是最为惊险的场景,但现实的抓捕中,绝大多数情况不会有这种波澜起伏。“得益于我们扎实的前期工作,我们通常会有长时间的蹲点,对于对方的情况了如指掌,在装备和警力上都会有万全准备,再趁其不备一举拿下,鲜有负隅顽抗的。”

可当史仲春在整理相关证物时,记者发现事情没有他说的那样轻松。对于办过的案件,史仲春如数家珍:这个挎包源自抢劫案,这副手套来自强奸案,这款鸟枪望远镜则是收缴于一个制贩枪的犯罪团伙,他边说边回忆这些犯罪嫌疑人的特点,“这三位的身体都不太好,有一人患有肺结核,有一人患有乙肝,都处在传染期,还有一人是艾滋病携带者。”

一旦在抓捕过程中对峙,办案民警有可能陷入被传染的风险中。

“我们有同事在抓捕过程中被抓伤过,而事后发现对方身上有传染病,所幸并没有感染。”所以对于重案大队的民警来说,在结案之后回想抓捕过程,不时也会感到后怕,“但也只能提醒自己在下一次的行动中更加谨慎小心,做刑警不可能不面对危险,不过一旦走上‘战场’,心里也想不了那么多了,一心只有怎么拿下对方。我想,这应该就是一种使命感吧。”

相关报道

?所有上市疫苗全过程可追溯,明年将实现【三...

2020年3月31日前,全国各地应建成疫苗信息化追溯体系。

70元钱,让他对工友痛下杀手……

被告人赵某锐犯故意杀人罪(未遂),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,剥夺政治权利二年。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咦?有人吐槽我们“变懒了”?

群众心里自有答案。

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